“數字法院”開啟審判新變革-新華網
  • <button id="piz9n"><acronym id="piz9n"></acronym></button>
    <tbody id="piz9n"></tbody>
    <button id="piz9n"></button>
  • <tbody id="piz9n"></tbody>

    2024 01/16 09:14:13
    來源:新華網

    “數字法院”開啟審判新變革

    字體:

      上?!皵底址ㄔ骸北O督管理平臺目前已累計推送提示預警近3萬條,法院干警反饋其中“有幫助”的提示數量占比近八成

      “評查模型能夠常態化、不停歇地對案件質量進行滾動式評查,推動審判監督管理模式由‘碎片化個案糾錯’轉變為‘全流程全面評查’?!?/span>

      如今,不少上海法院干警成為“產品經理”,通過簡單高效建模,讓個體的辦案經驗以數據模型的方式得以留存

      通過充分挖掘司法數據背后蘊藏的豐富信息,比如分析某一地區犯罪類型、犯罪數量、犯罪特點、犯罪分布等發展態勢,就能夠提前主動預測問題,提高糾紛源頭治理、風險源頭防范的能力水平

     

      “法官,我們商量好了,都同意離婚?!苯?,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離婚案件的過程中,作為丈夫的原告看了看坐在被告席上的妻子,對法官說。

      看似簡單的案件,其實另有隱情。

      不久后,承辦法官收到辦案系統中“‘假離婚,實逃債’甄別預警”應用場景發出的預警,發現原告在上海多家法院存在債務類糾紛案件。經核查,這起訴訟屬于“假離婚,實逃債”。最終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就離婚達成協議,但未就財產進行分割,以確保債務糾紛得以妥善處理,避免債權人的合法權利受到侵害。

      這是上海法院借助“數據慧眼”消除審判盲區的生動案例。

      法官辦案環節,每一步都有自動運行平臺“7×24小時”進行數字“體檢”;審判監督管理環節,不再依靠人工“個案糾錯”,而是借助評查模型“系統糾錯”;法院干警可以通過建模應用,將辦案經驗“留下來”,為其他法官提供有益借鑒;基層法院可以通過挖掘和應用司法大數據,更精準、有效地參與社會治理……上?!皵底址ㄔ骸苯ㄔO,為優化辦案方式、提升辦案質量帶來了顯著變化。

      截至2023年12月31日,上海全市法院共申報“數字法院”建設應用場景3068個,在數助辦案、數助監督、數助決策、數助便民、數助政務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從“防不勝防”到“自動防錯”

      “經‘自然人死亡喪失訴訟主體提示預警’場景智能篩查比對,您正在審理的案件,當事人趙某已死亡,故訴訟主體資格高度存疑。建議您審慎核實后依法處理,避免出現案件質量差錯瑕疵……”

      近日,一條來自“12368”(全國法院統一司法信息公益服務號碼)的短信,讓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法官邵莉星緊張起來。

      “這原本是一起普通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已經過了庭審環節,裁判文書也已撰寫完成,近日就要宣判了。萬一被告真的已死亡,沒有訴訟主體資格,就屬于當事人錯列,案子判了就是錯案?!鄙劾蛐橇⒓粗謴秃讼嚓P情況。

      邵莉星向趙某居住地的屬地居委會核實,獲悉趙某確實已于近期死亡。當天下午,她聯系雙方當事人到庭談話。原來,趙某母親因難以接受兒子死亡的事實,偽造了委托書,邵莉星當庭對其予以口頭訓誡。最終,在變更追加當事人后,經各方當事人協商一致,案件依法審結。

      “多虧了大數據及時提醒,否則我得栽個‘大跟頭’?!鄙劾蛐钦f。此次錯案預防,得益于由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和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共同申報并研發的“自然人死亡喪失訴訟主體資格提示預警”場景。

      該場景通過將上海全市法院在辦的民商事、行政案件中當事人(自然人)身份信息,與上海市大數據中心提供的自然人身份信息“碰撞比對”,及時發現“自然人死亡喪失訴訟主體資格”的存疑線索,自動向承辦法官發送提示。

      此外,對于類似“新舊法交替過程中,如何防范適用法律出現錯誤”“執行終本案件中被執行人公積金賬戶是否新增了可被查控的財產”“如何甄別與監督職業放貸人”等制約法官辦案質效的實際問題,上海已研發出相關應用場景的數據模型,可以對審判程序的各節點自動“體檢”,發出預警。

      據統計,上?!皵底址ㄔ骸北O督管理平臺目前已累計推送提示預警近3萬條,法院干警反饋其中“有幫助”的提示數量占比近八成。

    上海數字法院監督管理平臺數助決策板塊截圖   受訪者供圖

      從“事后監督”到“全程預警”

      在傳統的案件評查中,問題線索一般通過事后人工評查、信訪申訴等途徑發現。這種方式難以做到全量評查,問題發現時效性不強。通過“數字法院”建設,上海法院變人工評查為機器預警,變事后監督為全程預警。案件評查環節得以前置,并嵌入審理過程之中。

      記者從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獲悉,截至2023年12月31日,全市法院完成數據建模827個,建立案件質量評查模型311個。

      這些評查模型如何讓審判中存在的問題浮出水面?

      比如,個別被告人為獲得從寬處罰,可能通過不法手段獲取他人犯罪線索,以檢舉立功。如果辦案機關審查不夠細致,或者立功認定標準過于寬松,就可能輕易使其得逞。其中,也可能存在辦理關系案、人情案、金錢案等問題。

      對此,上海法院開發了“單一被告人刑事案件中虛假立功致減輕處罰類案監督”場景的數據模型,對可能存在“虛假立功”情況的關鍵信息進行檢索篩查,通過系統自動抓取與人工核驗相互配合,可對涉及立功線索的來源、協助抓捕的必要性存疑,對立功認定過于隨意、減輕處罰幅度過大等情形自動識別。

      再如,有的司法實踐中存在違法所得計算標準不明、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區分要素不明等問題,容易導致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量刑不統一。針對這一情況,上海法院開發出“知識產權銷假刑事類案量刑適法統一”場景的數據模型,通過結構化數據、提取關鍵詞,能夠就審理中和已生效案件的量刑問題,向辦案人員和院庭長自動推送預警。

      “評查模型能夠常態化、不停歇地對案件質量進行滾動式評查,推動審判監督管理模式由‘碎片化個案糾錯’轉變為‘全流程全面評查’?!鄙虾J懈呒壢嗣穹ㄔ恨k公室主任韓峰說,這改變了過去人工評查只能在特定時段進行、只能針對部分重點案件開展的情況,能夠將辦案中的問題“扼殺在萌芽階段”,防止“小瑕疵”演化成“大錯誤”。

      從“個體經驗”到“共享智慧”

      在系統中導入一份房屋租賃糾紛的判決書,幾秒后就拆分出超過100個關鍵詞。此后,這些數據進入大數據平臺,用于后續的數據比對和碰撞……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向記者演示了“數字法院”有關模型的應用過程。

      如今,不少上海法院干警成為“產品經理”,通過簡單高效建模,讓個體的辦案經驗以數據模型的方式得以留存。

      “我們依托上海法院系統多年信息化建設成果,搭建了大數據平臺。依托小樣本訓練引擎、人工智能語義理解等技術手段,將近5年的300余萬份裁判文書及起訴狀等電子卷宗全面解構,形成7.8億多個解構數據點。與上海市大數據中心等對接,實現公共數據共享共用?!鄙虾J懈呒壢嗣穹ㄔ盒畔⒐芾硖幪庨L陸誠說。

      對不少法院干警而言,申報應用場景、完成數據建模是全新事物。如何幫助法官們把腦中的司法智慧轉化為技術智慧?不同于技術人員使用SQL語言(結構化查詢語言)在專門的編程工具中建模,在上海法院的研發模型平臺里,專業代碼語言被“包裝”成“破產案件當事人”“執行案件當事人”等通俗易懂的詞條,可視化地呈現在研發模型平臺界面一側的工作區,使用者通過“拖拉拽”詞條到另一側的工作區,就能快速進行模塊重組,建立數據模型。

      “每個詞條看起來簡單,實際上都有大量的信息點做支撐。比如‘執行案件當事人’包含法院名、案件類型、年份、當事人情況等諸多信息點?!标懻\說,“我們的研發模型平臺向全市三級法院開放。只要點子好,法院任何一名工作人員都能成為‘產品經理’,根據各類應用場景的需要,在平臺上研發出個性化模型?!?/p>

      不同的數據模型投入使用后,可分別嵌入立案、排期、庭審、結案等辦案流程的40多個節點中,自動進行數據碰撞、篩選比對,提前排查案件質量隱患。

      “這樣的技術實現方式,不會給法官帶來太大的負擔,也不需要改造現有的辦案系統,可以快速移植到其他辦案系統上,為全國法院‘一張網’建設貢獻上海經驗?!标懻\說。

      能動司法做實“訴源治理”

      作為國家審判機關,人民法院長期處于涉訴糾紛化解的一線。每一件案件中,都包含當事人、年齡、職業、受教育程度、住址、行為、適用程序、適用法律、裁判結果等信息。通過系統采集和科學分析數據,能夠活化利用大量案件形成的海量數據,有助于提升社會治理現代化水平。

      “過去,法院系統參與社會治理的深度和力度,常常依賴于主觀能動性?,F在,通過充分挖掘司法數據背后蘊藏的豐富信息,比如分析某一地區犯罪類型、犯罪數量、犯罪特點、犯罪分布等發展態勢,就能夠提前主動預測問題,提高糾紛源頭治理、風險源頭防范的能力水平?!鄙虾J懈呒壢嗣穹ㄔ貉芯渴腋敝魅味「晡恼f。

      依托“數字法院”,可以實現信息互聯互通,幫助企業擺脫融資困難,助力優化營商環境。比如,有的第三方數據服務機構向銀行推送的信息存在不完整、不準確問題,部分中小微企業因為曾經涉訴,信息就被第三方機構抓取并推送。銀行可能會對其采取與實際訴訟風險不匹配的貸款限制措施,導致其融資受阻,不利于優化營商環境。

      對此,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研發了“小微企業涉訴信息與金融機構共享機制”場景,為金融機構設計出一條協助查詢企業涉訴信息的渠道,還配套制定了企業涉訴信息說明函等,64家企業因此獲得了共計約1.25億元的貸款機會。

      通過數字手段,可以對海量數據進行整理,為職能部門調整優化制度提供有針對性的幫助。比如,靜安法院開發的“助力完善稅收監管體系,提升依法誠信納稅意識”場景,通過系統整理近五年審結的股權轉讓“陰陽合同”、企業高管離職后追索勞動報酬等案件,發現涉嫌逃漏稅款的線索832條,助力完善稅務監管體系。

      借助對同一領域信息的集中分析,可以系統總結行業發展風險,為防范糾紛提出對策。比如,松江法院開發的“機構養老服務行業的風險防控與綜合治理”場景,通過大量分析近五年來養老新業態企業的579件民事糾紛案件,提出了健全市場準入、完善經營監管機制等方面的若干具體建議。

      “‘數字法院’建設不僅能夠提供業務輔助工具,更能綜合運用大數據思維來引領、反哺、優化、創新現有的工作方式,推動法院工作實現高質量發展、提升現代化能力水平?!鄙虾J懈呒壢嗣穹ㄔ狐h組書記、院長賈宇說。(記者 楊金志 蘭天鳴)

    【糾錯】 【責任編輯:史依靈】
    caopor在线视频,caopor在线视频9,Caopo草棚在线视频,CaOPO丫n草棚在线视频,caopo在线视频